三分28

                                                        来源:三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7 11:25:36

                                                        “我从小就很顽皮,喜欢做危险的事情。”Will在2013年就开始接触跳伞了,那时候正在美国念书的他,心血来潮去玩了一次双人伞,那次之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在上网查询了跳伞的相关知识后,就立刻报名学习了跳伞,后来在达到200次的要求后,他开始了翼装飞行。

                                                        近日,在天门山所发生的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坠亡事件,让外界对翼装飞行这项小众而又“极度危险”的运动充满了猜测与疑问:这项运动是否是在拿生命开玩笑?玩翼装要花费上百万人民币?这项运动是否有存在的意义?

                                                        “跳出机舱的那一刻,我忘记了一切烦恼。”翼装教练的Will如此说道。

                                                        为节约费用,经常裹睡袋睡跳伞基地

                                                        “我们在地上活了这么多年,很多人都会有飞翔的梦想,而我觉得翼装飞行实现了我的梦想。”Will继续说道,“每次跳出机舱的那一刻起,我就忘记了一切烦恼,完全享受在翼装飞行的过程中。”

                                                        同其他许多科学家一样,Nekkar教授和他的团队正在研究如何重新利用现有的药物来治疗新冠肺炎。他说:“研发一种新药可能需要10到15年的时间,花费超过10亿美元。新冠病毒正在全球造成严重破坏和影响,我们需要尽快找到好的药物治疗方案,这就是我们开始研究药物再利用的原因。”

                                                        Nekkar教授的实验室在药物再利用领域有十分丰富的经验,此前,他们发现抗抑郁药物可以帮助治疗老年痴呆症。而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研究团队的目标就立刻转向了新冠病毒。

                                                        Will介绍道,低空翼装的话离地面很近,开伞的高度也低了很多,“一般低空翼装会在峡谷飞一些线路,这样的话还要考虑更复杂的气流和地势,基本是不允许你犯错的,要非常有经验之后才能进行低空翼装的飞行。”

                                                        停飞的日子,飞行画面一直在脑海

                                                        “至于跳出预计场地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情,因为高空跳伞大部分会在空旷的地方,所以只要开伞了,出事的概率很低。”Will继续说道,自己从来没有发生过撞击,但是经历过,“有一次多人翼装飞行的时候曾发生过撞击,当时那个人还被撞晕了,但他的备伞有自动开伞装置,到达规定高度就自己开伞了,虽然撞击也受了伤,但还是捡回了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