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28

                                                来源:三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3 15:02:09

                                                尽管最近几天,美国等少数国家“大阵仗”支持民进党当局以台湾名义参加世界卫生大会(WHA),但种种操作和“努力”还是不出人意料地凉了。

                                                估计民进党当局和“台独”势力内心五味杂陈。在全球抗击疫情的大背景下,他们自认为风来了,为了能参加今年的WHA,可谓绞尽脑汁。一方面,民进党当局把参与WHA作为“以疫谋独”的手段,并借势搞“法理台独”,否认联大2758号决议和世卫大会25.1号决议内容,妄称这些决议“与台湾没有关系”。另一方面,他们又挟洋自重,紧紧抱住美国大腿,妄图增加参与WHA的可能性。如今一盆凉水浇透顶,应该觉悟了。诚如岛内有识之士所言,民进党当局应理性务实改善两岸关系,“大陆打压”不该是借口与障碍。

                                                ▲霍元甲第五代玄孙霍静虹

                                                民进党当局放任两岸关系变冷,却炒作参加WHA问题,不是为了获得技术参数,不是为了维护台湾民众健康权益,并非真正关注公共卫生问题,而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出于政党私利将防疫议题政治化,为的是在岛内外凸显台湾的所谓 “国际空间”议题,为民进党的执政背书,为“台独”理念张目。

                                                奉劝民进党当局,切莫打错算盘算错账。挟洋自重无用,“以疫谋独”没门。如果还执迷不悟,一意玩火,无异于将2300多万台湾同胞的利益福祉作为自己的政治赌注。无视“九二共识”者,输赢自现。广大台湾同胞当擦亮眼睛,看清谁真正在为台湾同胞谋福祉,谁又一再以台胞利益为筹码谋取私利。△俄财政部大楼(塔斯社)

                                                据相关记载,大侠霍元甲有两子三女,分别是:霍东章,霍东阁、霍东清、霍东琳、霍东琴。长子霍东章不习武术,次子霍东阁则武艺高强,16岁前往上海精武会任教,1924年在南洋泗水(现印尼东爪哇省省会泗水市)成立精武会南洋分会,他是霍元甲武术精神的继承人。霍东阁生有三子:长子霍亚廷、次子霍文廷、老三霍文亮,而霍亚廷就是霍静虹的爷爷,因此霍静虹便是名副其实的霍元甲第五代玄孙。据霍静虹介绍,霍家从她爷爷这辈开始,就已逐渐不再以习武为主了,而她在她5岁半时,因机缘巧合,开始习武,后来还考到北体大武术系继续学习武术套路。2000年从北体大毕业,霍静虹进入天津商学院(现在的天津商业大学)担任体育老师,2015年,作为霍家年青一代中唯一习武人,她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霍氏练手拳代表性传承人。

                                                据俄财政部19日公布的月度预算执行报告,俄罗斯4月份名义GDP约为6.3万亿卢布,同比下降约28%,环比下降约33%。

                                                ▲1910年上海精武会汇编的霍氏练手拳秘笈

                                                似乎是为了给民进党当局壮胆,美方部分政客也摆出“大阵仗”摇旗鼓噪,联名致函WHO总干事,又是大力夸赞台湾地区的抗疫成绩,又是对WHO给台湾的待遇表示不满。公然说项,卖力“表演”,满嘴的公心道义,一肚子花花肠子。不外乎是想借此提升所谓“美台关系”,让台湾更紧密贴靠美国,作为棋子向中国政府施压。在全球防疫抗疫的关键时刻,双方沆瀣一气,企图勾兑操作,将疫情责任“甩锅”中国大陆。

                                                针对这段时间成为网络热点的“浑元形意太极大师”马保国被50岁业余搏击爱好者王庆民KO事件,霍静虹表示自己一直都有关注,因为毕竟是发生在武术圈子里的事。霍静虹认为,最近几年之所以“大师”层出不穷,并跟人频繁比武,“就是因为看客太多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如果大家都不去关注了,可能就不会出现这些人这些事了。”尽管不愿意对马保国这类的“大师”进行评价,但霍静虹始终强调,“传统武术是一个非常博大精深,非常宽阔的一个概念,所以它的含义,绝对不仅仅是要去战胜对方那么单一,任何一个个人,包括一个群体的行为,都不能代表传统武术,包括我的高祖霍元甲,也无法代表传统武术。”